黃河奔流,激蕩古今文化大氣象

2019年12月31日 17:07:38
來源: 光明日報 作者: 張述存 苗長虹 王叢霞

  編者按

  黃河不僅是一條波瀾壯闊的自然之河,也是一條源遠流長的文化之河。千百年來,奔騰不息的黃河同長江一起,哺育著中華民族,孕育了中華文明。2019年9月,習近平總書記在黃河流域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座談會上的重要講話中強調,要“保護、傳承、弘揚黃河文化”。中華文明史中的黃河形象是何模樣,今天又展現出怎樣的時代價值與全新風貌?我們該如何講好新時代的黃河故事?本期特邀學者展開討論。

  本期嘉賓

  山東省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山東社會科學院院長 張述存

  蘭州大學敦煌學研究所所長 鄭炳林

  河南大學黃河文明與可持續發展研究中心主任、黃河文明省部共建協同創新中心主任 苗長虹

  寧夏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研究中心研究員、中共寧夏區委黨校(寧夏行政學院)科研處處長 王叢霞

  孕育了偉大的中華民族

  催生了輝煌的中華文化

  光明智庫:黃河文化是中華文明的重要組成部分,是中華民族的根和魂。在中華文明史中,黃河文化給人以什么印象,具有哪些特征?

  張述存:黃河被譽為“百川之首”“四瀆之宗”,不僅孕育了偉大的中華民族,還催生了輝煌的中華文化。在中華兒女心中,黃河是中華民族的精神象征。黃河文化主要有以下特點:

  一是文明搖籃。黃河是中華文明的源頭,華夏始祖“三皇五帝”活動在黃河流域,夏商周建都于黃河流域,我國最早的城市、文字、青銅器、禮法制度都出現在黃河流域,正如毛澤東同志所說:“沒有黃河,就沒有我們這個民族!”

  二是農耕為重。黃河文化是典型的農業文化。在黃河流域,人們勤勞耕作,形成了有別于草原游牧文化和長江流域稻魚文化的先進農業文明,養成了務實安定、重視傳承的樸實品性。

  三是多元一體。黃河流經青藏高原、河套平原、黃土高原、下游平原,沿途留下了河湟文化、河套文化、秦隴文化、關中文化、三晉文化、河洛文化、齊魯文化等特色鮮明的地域文化,宛如一串璀璨珍珠。

  四是兼容并包。黃河流域是民族文化的大熔爐,形成了具有開放、包容氣質的中華文明。這使得黃河文化成為中華文化的根基和標識。

  五是不屈不撓。黃河像母親一般始終哺育著中華兒女,有“德水”之稱。但當人們不尊重自然規律,無節制伐林墾荒,造成生態環境惡化時,沿線百姓曾飽受水患之苦。從大禹治水到潘季馴“束水攻沙”,從漢武帝“瓠子堵口”到康熙帝把“河務”“漕運”刻在宮廷的柱子上,再到新中國成立后毛澤東同志發出“要把黃河的事情辦好”的號召,在同黃河水旱災害做斗爭的進程中,凝結出深厚的黃河治理文化,形成了不屈不撓的民族精神。

  鄭炳林:就時間跨度而言,黃河文化起源較早,具有一定的原生性,其發展史貫穿整個華夏文明,孕育了中華民族共同的文化心理,夯實了儒家文化根基,是中國傳統文化的重要底色與根脈。從地域范圍來看,黃河文化的空間分布范圍很廣,包容性極強,形成了一個龐大的文化體系。

  王叢霞:黃河文化是人們在利用、治理、保護黃河等社會實踐中,創造的關于人與河流乃至整個自然、人與社會關系的物質產品和精神文化產品的總和,具有根源性、融合性、主干性、多樣性和獨特性的顯著特征。以多樣性為例,黃河文化涵蓋政治經濟、文學藝術、科學技術、水利建筑、倫理道德和風俗習慣等諸多內容,十分豐富。

  苗長虹:黃河文化具有鮮明的個性特征,突出表現為尚老崇祖的根源性、5000多年連綿不斷的持續性、兼容不同地域和民族文化的包容性、以華夏文化為內核的統一性、以求變求新為基本精神的創造性等。黃河文化始終滋養和凝聚著各個民族,共同成就偉大文明。

  既強調道法自然、天下大同

  又追求自強不息、變革圖強

  光明智庫:黃河文化對中華民族的品格養成和精神凝聚起到了什么作用?在革命、建設和改革時期,黃河文化分別有什么鮮明特征?

  苗長虹:從仰韶文化廟底溝時代開始,黃河中下游地區就呈現出穩定內斂、樸實執中的社會結構特點;至二里頭文化廣域王權國家出現,黃河中下游地區已形成了持續影響后世中國的禮樂文明。正是源遠流長的黃河文化,為中華民族重禮儀、尚和諧,既強調道法自然、天下大同,又追求自強不息、變革圖強的精神氣質提供了根基和滋養。

  王叢霞:在革命戰爭時期,黃河文化以博大深厚的精神內涵,創造性地吸收馬克思主義,在實踐中發展出了敢于奮斗、不怕犧牲的革命文化。新中國成立以來,黃河水患頻發,面對流域洪水風險威脅、生態環境脆弱等突出問題,治理黃河的理念從“除水害、興水利”轉化為在防洪基礎上進一步“實現水資源、水生態、水環境和諧友好”。黨的十八大以來,黃河流域的生態保護和高質量發展受到高度重視。當前,綠色發展理念成為新時代黃河文化的鮮明標識,古老黃河文化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的偉大實踐中,呈現出嶄新氣象。其蘊含的“天人合一”生態倫理觀,為我國新時代生態文明建設提供了歷史經驗與理論啟迪。

  張述存:新民主主義革命時期,位于黃河流域的陜甘寧邊區和晉冀魯豫革命根據地,滋養出偉大的延安精神、西柏坡精神、沂蒙精神等,成為中華民族抵抗侵略、爭取解放的力量源泉。新中國成立后,中國共產黨團結帶領各族人民,秉承“艱苦奮斗、團結治河、無私奉獻、求實開拓”的黃河治理精神,興建了龍羊峽、小浪底等大型水利工程,實施三江源、祁連山等重大生態保護工程,推動黃河生態明顯好轉。進入新時代,我們要深入挖掘黃河文化的時代價值,推動黃河文化創造性轉化、創新性發展。

  展現活態的黃河文化與黃河故事

  光明智庫:守住“老祖宗留給我們的寶貴遺產”,就要推進黃河文化遺產的系統保護。黃河文化遺產現狀如何,還存在哪些亟須關注的問題?

  鄭炳林:當前,黃河沿線城市都在大力推動黃河文化遺產的開發與保護。甘肅成立了華夏文明傳承創新區這一國家級文化發展戰略平臺。河南圍繞“保護、傳承、弘揚黃河文化”的頂層設計,推進對黃河文化遺產的系統保護,挖掘其時代價值,在講好黃河故事方面做了深入探索。

  在黃河文化內涵挖掘及產業開發方面,還需要進一步探索,展現活態的黃河文化與黃河故事,使之生生不息、活在當下。

  苗長虹:近些年,黃河文化遺產保護受到國家和社會的高度重視,但由于人力、物力、財力等方面的制約,黃河文化遺產面臨著家底不清、破壞嚴重、發掘和保護不足、保護與利用結合不夠、缺乏系統保護和整體規劃等問題。文化是一個生命系統,黃河文化遺產的保護要有整體觀、系統觀、生態觀,實現文旅有機融合。

  張述存:加強黃河文化遺產保護是弘揚黃河文化的基礎。近年來,黃河流域文化遺產保護力度不斷加大,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名錄體系逐步健全,確立了西安、洛陽、鄭州、曲阜等全國大遺址保護片區和漢長安大遺址保護特區,形成了整體化、片區化的文物保護格局。

  推進黃河文化的系統性保護,應著重做好以下工作:一是盡快組織開展黃河文化遺產資源摸底梳理工作,繪制黃河文化資源地圖,編制黃河文化保護傳承弘揚利用總體規劃。二是充分利用黃河流域考古發掘的豐富史料和遺跡遺產,建設黃河文化公園,分區分類推進黃河文化遺產的整體保護,形成實物保存、技藝保存、數字保存三大遺產保護體系。三是加大黃河世界文化遺產的申報力度,帶動提升黃河文化保護水平。四是加強黃河文化研究,規劃一批重大研究項目,組建、命名一批黃河文化研究基地,培養一支穩定的黃河文化研究隊伍,推出一批標志性的黃河文化研究成果。

  回答“我是誰,從哪來,到哪去”的追問

  光明智庫:如何理解黃河文化蘊含的時代價值,并更好地傳承弘揚?

  鄭炳林:首先,黃河文化作為中華民族的根與魂,是增強文化自信的重要載體。其次,黃河文化蘊含的“同根同源”的民族心理,是增強民族認同感、維系我國國家統一和民族團結的精神支柱。最后,包容開放的黃河文化,為新時代中國全方位開放發展提供了歷史基礎和實踐基礎。

  挖掘黃河文化的時代價值,必須加強對不同歷史時期黃河文化文獻的整理研究工作,提煉出核心文化要素與文化精神,形成對黃河文化的規律性認知,為當前“保護、傳承、弘揚黃河文化”提供歷史借鑒。

  苗長虹:要建設富強民主文明和諧美麗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最根本的就是要以中華民族團結奮斗、融合發展、和諧共生為主軸,傳承和弘揚以黃河文化為重要內容的中華民族精神,通過黃河文化回答“我是誰,從哪來,到哪去”這一民族追問,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凝聚精神力量。

  王叢霞:傳承弘揚黃河文化是一項系統工程。其一,通過加強黃河博物館軟硬件建設來加強黃河文化平臺建設。其二,加大黃河流域上、中、下游的交流與合作力度,促進黃河文化遺產的系統性保護。重點保護黃河流域文物古跡、風土人情、建筑遺址、治河工器具、非物質文化遺產,守護好傳承弘揚黃河文化的重要載體。其三,繼續加大對黃河文化的研究力度,堅持社會效益、生態效益和經濟效益相統一的原則,不斷推動黃河文化與旅游業深度融合,將文化資源優勢轉化為產業優勢和經濟優勢。其四,運用戰略思維,更加注重黃河流域保護和治理的系統性、整體性和協同性,堅持“共同抓好大保護,協同推進大治理”原則,從根本上解決黃河流域的環境問題。

  張述存:要深入挖掘黃河文化蘊含的時代價值,使之成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的力量源泉。為此,建議實施黃河文化藝術創作生產工程,加強對黃河題材文藝創作的引導扶持,鼓勵廣大文藝工作者推出一批制作精良的文學、影視、音樂、美術、創意設計作品,不斷豐富黃河文化的展現形式。實施黃河文化與相關產業融合發展工程,推動黃河文化與農業、工業、旅游、教育、中醫藥、康養、建筑等產業融合發展,不斷激發黃河文化發展活力。實施黃河公共文化服務工程,依托各級各類文博館所、劇院劇場等,開展黃河文化普及、鑒賞、展示活動,推動沿黃地區富有特色的群眾性文化活動蓬勃發展。實施黃河文化項目帶動工程,建立黃河文化旅游重大項目庫,打造一批重大黃河文化旅游項目,壯大黃河文化傳承弘揚載體。

  為生態環境高水平保護貢獻中國智慧

  光明智庫:黃河是中國的母親河,也是面向世界的窗口。在新時代,如何推動黃河文化走向世界?

  王叢霞:面向世界唱響新時代的“黃河大合唱”,是傳承弘揚黃河文化的內在要求和必然選擇。通過黃河文化,可以向國際社會真實展現中華民族“生態興則文明興”的深邃歷史觀、“堅持建設美麗中國全民行動”的協同共治觀;建設保護、傳承、弘揚黃河文化的基地,可以為海外同胞認識、親近、感悟、體驗黃河文化提供基本場域。當前,應推進黃河文化和“互聯網+”聯動發展,利用互聯網等高新科技在黃河文化創作、生產、傳播等環節的應用,促進黃河成為中華文化對外傳播的符號和載體,為全世界協同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和生態環境高水平保護、為破解流域生態建設和環境治理問題貢獻中國智慧。

  苗長虹:現階段,除了要做好黃河文化傳承傳播的頂層設計與規劃方案,還要集中力量開展早期中國的文明化進程與展示研究、黃泛區考古與遺產保護研究,加強黃河文化典籍的系統全面整理工作,面向國人、面向世界,加快構建黃河文化的知識體系、話語體系和傳播體系,使國人和世界從五千年不曾間斷的文明史高度,重新認識黃河文化。在經濟全球化時代,要以文明交流互鑒為原則,協同開展黃河文化與長江文化、遼河文化以及世界各大河文化的比較研究和合作交流,為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注入更多中國智慧。

  (項目團隊:光明日報全媒體記者 張勝、王斯敏、覃慶衛)

標簽 - 黃河文化,黃河博物館,黃河流域,黃河大合唱,河套文化
網站編輯 - 唐淑楠
辽宁11选5下期计划号